预约咨询电话:15618608602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大道2000号11楼


俞律师简介
主办律师

俞律师籍贯上海,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本科)和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生),2004年从浦东新区政府离职后从事律师工作,先后在上海市大明律师事务所、上海恒泰律师事务所、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目前为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

免费预约微信号:

二维码.jpeg

成功案例--工程款800万元,经起诉顺利收回

浏览数:1589
文章附图

起诉工程款800万元,经俞律师调解顺利收回

案情简介:由于被告拖欠建筑工程款原告某电厂扩建工程煤罐区基坑维护施工,原告委托律师催讨工程款,经诉讼中双方举证,答辩,最终被告承认了欠款的金额并与原告签订了调解协议,被告最终付清了欠款。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

民事调解书


(2011)黄民四(民)初字第   号

原告中交某工程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方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某,上海市恒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俞子安,上海市恒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电力某设计院
  法定代表人陈某某,院长。
  委托代理人庄某,上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中交某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某航务公司)与被告中国电力某设计院(以下简称某电力设计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由原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10月8日受理后,原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因撤二建一被撤销,2011年10月11日起由新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法院依法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吴煜适用简易程序公开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中交某航务公司诉称,2009年9月9日,被告委托原告承担案外人某电厂扩建工程煤罐区基坑维护施工,施工依据为2009年8月19日由案外人江苏电建某公司组织专家评审通过的江苏某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的“国电某电厂扩建工程输煤系统基坑工程”施工图。接受委托后,原告完成了施工,并承担了该项目的设计费用。在之后的工程款结算中,被告多次表示愿意付款。原告于2011年7月14日委托律师致函被告,被告委托律师复函称:被告从未承诺承担该工程费用;该工程款之事应由原告与某电厂和江苏电建某公司协商解决。为此,原告认为,原告的施工基于被告的书面委托,原告从未与某电厂或江苏电建某公司签订过任何合同或其他协议,被告推脱之辞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为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工程款人民币8310235.03元;判令被告支付设计费用410000元。
  被告某电力设计院辩称,原告所述工程是存在的,但该工程的业主是某电厂,被告发委托书给原告只是代甲方通知原告尽快进入施工,不存在工程上的转包委托。故委托书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是委托关系,原告请求的工程款应该由某电厂支付,表示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9年9月8日,被告某电力设计院与案外人中国国电集团公司某发电厂即某电厂、案外人江苏电建某公司达成“关于圆形煤仓施工承包的会议纪要”,主要内容为:1、江苏电建某公司和某电厂要求某电力设计院总体承包#1圆形煤仓、T7转运站以及C11廊道施工,某电力设计院应尽快确定承包范围;2、若上述范围全部由某电力设计院承担,江苏电建某公司和某电力设计院尽快签订承包合同,其深支护费由某电厂和江苏电建某公司共同承担;3、某电力设计院通知深支护施工单位9月10日进场,开始工作。
  2009年9月9日,某电力设计院出具书面“委托书”给原告中交某航务公司,称:根据2009年9月8日的会议纪要,现我院委托由贵公司承担某电厂扩建工程煤罐区域基坑围护工程施工,施工依据为2009年8月19日由江苏电建某公司组织专家评审通过的江苏某科技有限公司设计的“国电某电厂扩建工程输煤系统基坑工程”施工图。
  中交某航务公司完成施工工程后,因一直未得到工程款,曾于2011年7月14日委托律师致函某电力设计院,要求某电力设计院与律师联系协商付款。同月28日,某电力设计院委托律师复函中交某航务公司,表示根据会议纪要,某电力设计院没有支付责任,也从未承诺愿意承担此项工程费用,工程款之事应与某电厂、江苏电建某公司协商解决。
  2011年10月8日,原告中交某航务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如诉请。
  诉讼中,某电厂于2011年10月26日主持召开了电厂扩建工程#1圆形煤场基坑支护工程结算会议,中交某航务公司、某电力设计院和江苏电建某公司参加了会议,并形成工程结算会议纪要,在该工程结算会议纪要中,1、明确中交某航务公司施工的工程结算价款为7798000元;2、在江苏电建某公司与某电厂确认费用并列出付款计划前提下,由某电力设计院与江苏电建某公司签订基坑支护施工总合同或补充协议,然后由某电力设计院与中交某航务公司签订调解付款协议书(付款金额为7870800元,此金额包含诉讼费暂定72800元),以上程序应在2011年11月5日前完成;3、以上事项落实后,中交某航务公司与某电力设计院双方律师商讨撤销起诉事宜。后某电力设计院与江苏电建某公司未签订基坑支护施工总合同或补充协议,而是由某电厂直接与某电力设计院签订《国电某发电厂2×1000MW机组扩建工程#1圆形煤仓基坑支护合同书》,再由某电力设计院与中交某航务公司签订《基坑支护施工合同》和基坑支护施工结算,决算总价为7798000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如下:
  一、被告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某电力设计院应支付原告中交某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工程款人民币7798000元,该款于2012年1月20日之前支付人民币3000000元,于2012年3月31日之前支付人民币3000000元,于2012年4月30日之前支付人民币1798000元;
  二、如被告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某电力设计院有一期未能按前项协议的约定时间履行付款义务,则原告中交某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有权就其余未到期限的款项一并要求被告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某电力设计院支付并申请执行;
  某、案件受理费人民币72842元(原告已预缴),因调解结案,减半收取,计人民币36421元,由被告中国电力某电力设计院负担(该款于2012年4月30日之前履行完毕)。
  上述协议,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书经双方当事人签收后,即具有法律效力。
  
    
  


审   判   员

吴   煜


二〇一二年一月六日


书   记   员

施   雯

律师咨询热线:15618608602(可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