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热线:
156-1860-8602
欢迎来电或短信预约咨询
俞律师简介
主办律师

俞子安律师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本科)和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生),2004年从浦东新区政府离职后从事律师工作,目前为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主要执业领域为劳动人事、刑事辩护、常年法律顾问服务。

文章列表

劳动案例研究--请假短信老板未回复,法院认定旷工成立,不支持恢复劳动关系

220

案情简介:

      蔡某多次向公司老板发送短信请假,老板均未予以回复。此后不久,公司以蔡某擅自旷工三次,构成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为由解除了劳动合同。经法院审理,最终认定根据蔡某提供的短信记录,蔡某虽连续向赤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发送请假短信,但赤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均未回复并批准,故法院对赤某公司关于蔡某请假未获批准的意见予以采纳。根据考勤记录及双方陈述,蔡某在2016年5月11日、16日、18日确实存在缺勤情况,故赤某公司主张蔡某在上述日期旷工的意见一审法院予以采纳。现蔡某作为公司人事主管多次无故旷工,故赤某公司以蔡某旷工2次以上为由解除与蔡某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蔡某认为即使存在旷工,但旷工三次尚不足以构成严重违纪的意见,缺乏依据,

   判决书: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7)沪02民终77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赤某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

  法定代表人:余,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蔡某,男,1977年3月5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

  上诉人上海赤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赤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蔡某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2016)沪0118民初917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赤某公司上诉请求:撤销(2016)沪0118民初917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赤某公司支付蔡某2016年1月至5月工资差额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7,196.06元。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未以蔡某的实际考勤记录作为计算工资差额的依据导致判决错误。结合蔡某的考勤情况,赤某公司仅同意支付蔡某2016年1月至5月工资差额7,196.06元。另由于蔡某在赤某公司担任人事主管,工资由其核算,虽然要求其将工资及考勤情况发给上级余鸿燕,由余鸿燕审核后再通知财务发放工资,但是蔡某每次都发的很晚,余鸿燕根据没有时间审核就直接让财务发钱了。

  蔡某书面答辩称,赤某公司在上诉中提交的考勤是虚假证据,不同意赤某公司的上诉请求。

  蔡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恢复劳动关系,赤某公司以6,000元/月的标准支付自2016年5月19日至本判决生效之日的工资。2、赤某公司向蔡某支付2016年1月至5月的工资14,771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蔡某于2015年11月11日进入赤某公司工作,担任人事主管,双方约定试用期3个月,试用期月工资为5,000元,试用期满后月工资调整为6,000元。蔡某工作至2016年5月。2016年5月19日赤某公司向蔡某出具辞退通知书,以蔡某累计旷工2次以上,根据员工手册第6条4-5规定作辞退处理。蔡某于2016年6月收到此通知书。

  赤某公司对蔡某进行指纹考勤管理。蔡某考勤记录至2016年5月17日,其中2016年5月11日、16日无考勤记录。蔡某在职期间,赤某公司以5,000元/月的标准结算其工资,以银行转账方式支付,赤某公司发放蔡某工资至2016年3月。

  2016年6月17日,蔡某向上海市青浦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恢复劳动关系并以6,000元/月的标准支付2016年5月19日至裁决之日的工资、支付2016年1月至5月工资。2016年8月11日,该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裁决赤某公司应支付蔡某2016年1月至5月工资差额11,491.30元,对蔡某要求恢复劳动关系、以6,000元/月的标准支付2016年5月19日至裁决之日工资的请求不予支持。蔡某不服该裁决,遂诉诸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双方对于是否恢复劳动关系主张不一。蔡某认为已向法定代表人请假,故不存在旷工。赤某公司认为蔡某请假并未获批,且蔡某在4月、5月存在多次旷工,故赤某公司以旷工解除蔡某,不同意恢复劳动关系。一审法院认为,根据蔡某提供的短信记录,蔡某虽连续向赤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发送请假短信,但赤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均未回复并批准,故法院对赤某公司关于蔡某请假未获批准的意见予以采纳。根据考勤记录及双方陈述,蔡某在2016年5月11日、16日、18日确实存在缺勤情况,故赤某公司主张蔡某在上述日期旷工的意见一审法院予以采纳。现蔡某作为公司人事主管多次无故旷工,故赤某公司以蔡某旷工2次以上为由解除与蔡某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蔡某认为即使存在旷工,但旷工三次尚不足以构成严重违纪的意见,缺乏依据,一审法院难以采纳。据此,蔡某要求与赤某公司恢复劳动关系,并要求赤某公司按6,000元/月支付2016年5月19日至判决生效之日工资的诉请,缺乏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蔡某主张的工资差额。劳动者享有获取劳动报酬的权利。赤某公司在2016年1月、2月共计向蔡某扣款1,145元,虽该两月工资系由蔡某本人经办,但赤某公司作为用人单位亦应对该扣款进行解释并举证,现赤某公司对该扣款不能做出合理解释,故一审法院对蔡某主张的该扣款系2015年11月社会保险费公司承担部分的意见予以采纳。用人单位具有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的义务,故赤某公司此扣款缺乏合理性,应予返还。根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与同一劳动者只能约定一次试用期,故赤某公司认为双方在蔡某试用期满后协商延长试用期的意见,有违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不予采纳。现蔡某于2015年11月11日入职,故在三个月试用期满后即2016年2月11日起,赤某公司应按6,000元/月的标准核算蔡某工资。赤某公司依然按5,000元/月的标准核算蔡某2016年2月、3月工资,存在差额,应予补足。赤某公司尚未发放蔡某2016年4月、5月工资,应予发放。综上,结合蔡某的出勤情况,赤某公司应支付蔡某2016年1月至5月工资差额11,491.32元。一审法院判决:一、上海赤某实业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蔡某2016年1月至5月工资差额11,491.32元;二、驳回蔡某要求上海赤某实业有限公司恢复劳动关系,并以6,000元/月的标准支付自2016年5月19日至本判决生效之日工资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审理中,赤某公司补充提供蔡某2016年1月4日至同年5月17日的考勤记录,证明其在职期间的出勤情况。蔡某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对于赤某公司提出的应当根据蔡某实际出勤情况按照旷工一天扣除三天工资的方法计算工资差额的意见,本院认为,首先,赤某公司虽在二审期间补充提供了考勤记录,但是蔡某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且无其他证据相印证,仅凭赤某公司单方提供的考勤记录尚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其次,根据赤某公司在二审期间的陈述,蔡某每月均会将考勤及工资表发给其上级余鸿燕审核,再由余鸿燕通知财务发放工资,而赤某公司每月发放工资中亦未扣除其所述的蔡某旷工的工资,现仅以蔡某发送时间过晚导致余鸿燕没有时间审核为由,认为蔡某在职期间领取的工资与实际出勤情况不符,依据不足。再次,赤某公司在仲裁裁决作出后,未在法定期间内提起诉讼,应当视为对仲裁裁决没有异议,现一审判决亦未超出仲裁裁决之范围。综上所述,赤某公司上诉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上海赤某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陈   樱

审   判   员姜   婷

审   判   员赵   静

书   记   员丁洁琼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