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咨询电话:15618608602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大道2000号11楼


俞律师简介
主办律师

俞律师籍贯上海,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本科)和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生),2004年从浦东新区政府离职后从事律师工作,先后在上海市大明律师事务所、上海恒泰律师事务所、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目前为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

免费预约微信号:

二维码.jpeg

成功案例--案值近3000万诈骗案,争取到缓刑判决

浏览数:258

案情简介:本案是由嘉诚律师事务所张嘉兴律师主办的一起诈骗案,涉嫌诈骗金额近3000万,该案经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审理,最终采纳了张律师的辩护意见,判处当事人(本案第三被告)缓刑。以下为该案判决文书节选: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沪0101刑初  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尹某
辩护人:
被告人高某某。
辩护人 
被告人刘某某,男
辩护人张嘉兴、王寒,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顾某某,女
辩护人
被告人张某2
辩护人
被告人张某3,
辩护人
。。。。。。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7月至2015年11月间,被告人尹某经人介绍认识被害人沈某1后,为达到非法占有被害人合法财产的目的,利用沈某1投资创业亟需资金的心理,伙同被告人高传艳、刘某某、张某2、顾某某、张某3及徐某某(在逃)等人,以民间借贷为名,与沈签署数十份虚高借款合同及房屋抵押合同等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民事合同,并利用虚假债权转移、平账、重新签订合同等手段,设置套路欲骗取被害人财产。其间,受尹某指使,高某负责起草各类借款合同及文书,并在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反复与沈某1重新签订合同,恶意垒高借款本金;刘某某、张某2、顾某某及徐某某等人,在沈某1借款到期后扮演出借人与沈某1签订新的虚高借款合同,假意对原先的合同予以平账,实则继续恶意垒高借款本金;张某3以各种话语欺骗沈某1,使得沈某1对上述假扮的出借人深信不疑;顾某某、张某3及徐某某等人,还专门开设银行账户并将银行卡提供给尹文庆用于制造虚假银行转账流水,制造被害人已全部取得虚高借款金额的假象。
嗣后,在被害人沈某1无力“偿还”所谓借款的情况下,尹文庆又安排高某、刘某某、张某2及张某1、侯某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多次至沈某1处索要虚高的欠款金额,并以相关合同的公证文书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截至案发,尹某等人与沈某1所签订的借款合同金额达人民币4,178.55万元(以下货币单位均为人民币),实际尹某借款金额仅为1,472.44万元;扣除实际借款金额后,本案诈骗数额达2,706.11万元;被害人价值3,739.5925万元的财产因尹某申请强制执行被查封冻结,后因本案案发被解冻。
2017年7月12日,被告人尹某、高某、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张某3分别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
被告人刘某某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刘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对从犯应当依法从轻、减轻处罚。本案是犯罪未遂,对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且被告人刘某某帮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顾某某,依法属立功,请求对被告人刘某某减轻处罚,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宣告缓刑。并提供证明被告人刘某某有立功事实的证人林某的证言。
。。。。。。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尹某经人介绍认识被害人沈某1后,为达到非法占有被害人合法财产的目的,利用沈某1投资创业亟需资金的心理,伙同被告人高传艳、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张某3及徐某某(在逃,另案处理)等人,于2014年7月至2015年11月间,在向沈某1出借资金签订借款合同时,由被告人尹某自己或指使被告人高某、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及徐某某与沈某1签署数十份明显不利于被害人的,实际出借金额少于合同约定金额,含有服务费、中介费、预扣利息等名义和高额利息的借款合同及相应房屋抵押合同,同时设置虚假债权转移、平账及在还款期限届满前与被害人重新签订合同等手段,欲骗取被害人财产。期间被告人尹某还与被害人沈某1在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就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进行公证,持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出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欲通过拍卖沈某1抵押的房产获利;被告人高某受被告人尹某指使,负责起草各类借款合同及其他文书,并在合同约定还款期限届满前反复与沈某1重新签订新的借款合同,恶意垒高借款本金;被告人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及徐某某等人于沈某1借款到期后,在被告人尹某指使下分别扮演出借人与沈某1签订新的虚高借款合同,假意对原先的合同予以平账,实则继续恶意垒高借款本金;被告人张某3在旁编造各种理由欺骗沈某1,致使沈某1对上述虚假的出借人的身份和财产状况深信不疑。此外,被告人尹某还指使被告人高某为被告人顾某某、张某3及徐某某开设银行账户,将顾某某、张某3及徐某某的银行卡提供给被告人尹文庆用于制造虚假银行转账流水和被害人已全部取得虚高借款金额的假象。
在被害人沈某1无力按期还款时,被告人尹某又安排被告人高某、刘某某、张某2及张某1、侯某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多次至沈某1处索要虚高的欠款金额,索要未果后,被告人尹文庆持上述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害人沈某1为借款抵押的房产。沈某1价值3,739.5925万元的财产因尹某申请强制执行被查封冻结。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6)沪0115执   号执行通知书载明:“经尹某申请,要求沈某1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执行标的为37,395,925元及加倍支付迟延履行债务利息,同时需缴纳本案执行费104,796元”。后因本案案发,扣押房产被解除查封。
经上海复兴明方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司法会计鉴定:2014年7月至2015年11月,被告人尹某以其本人或他人名义与沈某1签订借款合同14份,剔除已被重新签订的合同替代的已作废合同,尹某与沈某1签订借款合同有4份,合同金额为41,785,500元,尹某实际借款给沈某1的金额为14,724,400元,合同金额比实际借款金额高27,061,100元;至2017年5月8日,根据实际借款金额和合同约定利率,尹某实际出借资金的利息为22,528,533.28元。其中合同期利息为5,495,659.96元、逾期利息为17,032,873.32元;沈某1支付给尹某及与其相关人员的资金为6,851,000元,尚有7,873,400元未还。具体借款过程如下:
。。。。。
本院认为,被告人尹某、高某、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张某3共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诈骗他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六名被告人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对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尹文庆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高传艳、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张某3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公诉人对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和对本案系犯罪未遂的认定,及建议对未遂犯依法减轻处罚、对从犯依法减轻处罚和各被告人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依法从轻处罚的量刑建议,本院均予支持。被告人尹某采取隐瞒事实真相的手法,指使被告人高某、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分别以出借人身份,以转移债权、平账、收取服务费、预扣利息等名义,恶意垒高借款金额,在借款合同约定的还款期限届满前,与被害人签订新的虚高借款合同替代原来的借款合同,且又制作高额利息的阴阳合同和故意制造银行流水,造成被害人已经收到借款的假象。在被害人逾期未归还时,被告人尹某指使被告人高某、刘某某、张某2和张某1、侯某某等人多次向被害人沈某1催债,并持公证债权文书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欲实现侵占被害人合法财产的目的。此行为有被告人尹某案发后供述和辩解,同案被告人高某、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关于受被告人尹某指使,以其个人名义与被害人签订没有真实出资的借款合同和在合同届满后又以债权人身份至沈某1处,向沈催债的供述;有同案被告人张某3关于受被告人尹某指使,将徐某某和被告人顾某某介绍给被害人沈某1,并编造徐某某有卖房款,可出借等虚假事实,诱使沈某1与徐某某、顾某某两人签订徐、顾并没有真实出资的借款合同的供述;有被害人沈某1关于其与被告人尹某、高某、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及徐某某签订多份月息1.5%至15%的高额利息的借款合同、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及未实际收到书面合同所约定的全部借款,在合同逾期未归还时,尹某和各债权人上门逼债及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公证债权文书,其名下房产被法院执行局依法查封的报案陈述;及证人陈某某关于其跟随沈某1与被告人尹某、高某签订借款合同及在合同履行期届满前,应被告人的要求重新签订新的借款合同,将前合同的本金、利息一起作为新合同的本金,再重新计算利息,垒高合同金额或由尹某介绍张某2、徐某某与沈某1签订借款合同以平账的证言;证人张某1、侯某某关于受被告人尹某指使,多次前往沈某1处,催债的证言及查获的相关书证等证据所证实,故被告人尹某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高某在共同犯罪中积极参与,起次要作用,系从犯,本案系未遂,辩护人请求对高某减轻处罚的量刑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但提出对被告人高某宣告缓刑的量刑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关于本案系犯罪未遂,被告人高某、刘某某、顾某某、张某2、张某3系从犯,应减轻处罚的量刑建议,本院予以采纳;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刘某某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系立功,可依法减轻处罚并宣告缓刑的量刑建议,本院予以采纳;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张某2行为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法律规定均不符,辩护人提出如果被告人张某2的行为被认定为犯罪,可以免于刑事处罚的量刑建议,亦与法不符,本院均不予采纳。各辩护人请求对被告人刘某某、顾某某判处三年以下刑罚,对被告人张某3判处一年六个月以下刑罚的量刑建议,与法不符,本院不予采纳;根据本案犯罪情节和社会危害性及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和参与程度,辩护人关于建议对被告人顾某某、张某3宣告缓刑的量刑建议,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尹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12日起至2023年7月11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高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12日起至2022年1月11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刘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顾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张某2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5日起至2021年8月15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六、被告人张某3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判决生效后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六份。
审 判 长  闵 灏
审 判 员  孙攀峰
人民陪审员  张丽萌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苏文逸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二十三条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七条……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八条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安信刑事辩护咨询热线:15618608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