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咨询电话:15618608602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大道2000号11楼


俞律师简介
主办律师

俞律师籍贯上海,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本科)和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生),2004年从浦东新区政府离职后从事律师工作,先后在上海市大明律师事务所、上海恒泰律师事务所、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目前为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

免费预约微信号:

二维码.jpeg

成功案例--员工损害公司利益,公司报警后起诉获得赔偿

浏览数:20

案情简介:当事人是对外出口开关设备的企业,公司大股东去外地开展项目期间,让销售经理好好“看家”,谁想到销售经理私自设立香港公司,将公司的货物出售给香港公司,再通过香港公司加价后转售给外国客户,从中谋取利益。考虑到涉及香港和美国公司,取证困难,而销售经理也离开了公司,销毁了对其不利的证据材料,当事人经咨询律师后,没有直接提起诉讼,而是以职务侵占罪报案。虽然公安机关经调查,认为不构成犯罪,但该销售经理在被调查过程中,还是承认了利用香港公司赚取差价的部分案件事实,此后当事人提起了财产损害赔偿诉讼,经法院一审、二审判决,支持了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判决销售经理赔偿公司损失近30万元。

裁判文书摘要:

上诉人(原审被告):周某某,汉族,XX年XX月XX日生。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汉族,XX年XX月XX日生。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倪,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某龙电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俞子安,上海市恒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电表及互感器业务系原告与美国K公司之间达成的,美国K公司支付的货款应归属某龙公司。

周某在担任某龙公司销售期间,假冒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的名义向美国K公司发出声明,要求美国K公司将某龙公司的货款付至其掌控的Z公司,并在Z公司收到美国K公司支付的153,451.29美元后,仅将其中113,172美元支付给了某龙公司,剩余40,279.29美元未支付,周某存在过错,其行为损害了某龙公司的财产权利,构成侵权,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系是Z公司的唯一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也是周某的妻子,美国K公司的货款系支付至Z公司账户,再由Z公司支付给某龙公司,王在公安询问笔录中对美国K公司支付给Z公司153,451.29美元,Z公司支付给某龙公司113,172美元的金额予以确认,并称Z公司要赚取差价。

对于王在公安询问笔录中称美国K公司系Z公司发展的客户,是Z公司将电表业务交给某龙公司,但王某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该节事实。

现无证据证明Z公司有权扣留美国K公司支付的款项,王某的行为亦损害了某龙公司的财产权利,与周某构成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某龙公司要求周某王某共同赔偿损失40,279.29美元的主张,予以支持。

美国K公司最后一次向Z公司付款时间为2012年1月4日,故应以该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1美元对人民币6.3001元将上述40,279.29美元折算成人民币,即人民币253,763.55元,周某王某应向某龙公司共同赔偿损失人民币253,763.55元。

Z公司收款后未将部分款项支付给某龙公司,应赔偿某龙公司利息损失,故对某龙公司要求周某王某共同赔偿以人民币253,763.55元为基数,自2012年1月5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予以支持。

对于周某王某辩称美国K公司支付给Z公司的货款为150,105美元,一审法院认为,虽然某龙公司代理人及法定代表人报案时称美国K公司支付给Z公司的货款为150,105美元,但根据美国K公司出具的声明,其实际付款金额为153,625.35美元,王某确认Z公司收到美国K公司支付的货款为153,451.29美元,王某作为Z公司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应以其确认的收款金额为准,故认定Z公司收到美国K公司支付的货款金额为153,451.29美元。

对于周某王某辩称Z公司还支付了22,701美元互感器款项给浙江XX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某龙公司不认可其曾向XX公司采购互感器,原审法院认为,周某王某未提供某龙公司向XX公司采购互感器的相关证据,即便Z公司向XX公司支付了22,701美元,也难以证明该款项可以从应支付给某龙公司的款项中扣除。

对于周某王某辩称截至2012年3月,某龙公司应该支付给周某的款项是股权转让款人民币20万元,以及Z公司代某龙公司垫付英国J公司退款31,850美元,原审法院认为,周某王某所称的股权转让纠纷及代垫退款事宜,应通过另案起诉等合法途径解决,不能构成侵害某龙公司财产权利的正当理由。

本案中,股权转让纠纷周某已另案提起诉讼,并已终审判决。

对于代垫退款事宜,某龙公司称其未委托Z公司向英国J公司退款,周某王某亦未提供其所称款项系代某龙公司垫付英国J公司退款的相关证据。

周某王某的上述抗辩理由,不予采信。

。。。。。。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一项   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建议:管理公司除了挑选可靠的管理人外,公司的制度建设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在劳动合同、员工手册、保密制度等文件中尽量详细的规定员工的保密义务、合同保管义务、营私舞弊的惩罚措施等内容,对于一旦发生员工“飞单”、“侵犯商业秘密”等行为,公司就可以有理有据的进行处理,相关制度的健全与否,也往往是成熟企业与初创企业的一个区别标志。

欢迎咨询:上海安信劳动俞律师团队:15618608602(电话或微信号)